阿拉斯加邮轮行-之七(附图)

文 / 2013-09-26 17:43

作者:SNOOPY HSIEH

20/July 9~17度C 阴雨

清晨6点半醒来,拉开窗簾外面还是阴天。依航行计划今天6:00am至9:00会巡航College Fjord,我计算七点应会到Harvard冰山处,突然瞥见有浮冰从窗外漂过,继而船开始减速打横,咦!怎么就到了?冰川己从船首闪出,连绵排列挨个出场充满我的窗景。我连忙赶快起床,一边穿衣一边叫哲迪起床,但二人无法迅速起身,我高声要他们看窗外,说:快看!我们要撞冰山了!然后自己就赶快拿着相机冲出门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薄薄雨雾,属于清晨那种特有的冷落感和安静中,夹杂传来哔哔剥剥地冰裂声,冰山好像怕吵醒万物似地、不敢放肆地崩落。旅客也都刚刚睡醒,来不及思考的脑子,面对这震攝心魂的一刻只能静默以对,没有惊呼和感叹声更衬托出自然纯真之籁,万物中就只准冰山独个儿上演崩落、雷鳴、坠海哗啦响的剧码。我注意搜寻,连前日那条呐喊奔腾的黑龙也已消匿不见,时隔二日,冰川就以不同的面目待我,行程虽同所见感受却异,时时刻刻,冰山都在崩塌除旧、继而展露佈新,般的冰山每天都在向前推进、崩落,真是冰川后冰推前冰, 一刻也不同风貌。

等我脑子开始思考转动,船已折返回航,我刻意坐在船尾雨棚下的SLICE甲板享用早餐, 一面看着渐行渐远的冰川,一面回忆前日与今日作个比较。今日雨雾,天空迷蒙一片分不清云朵,近处山岳可见巅顶,但随着距离远岳却已渐行隐入雾中,直至消失不见。College峡湾北侧的群岳山谷间冰川,迷雾中仍然看似一条条从天而降的大河,只是声势温和已不像前日壮观,依稀中仿佛伴着这雨棚上毛毛细雨悄悄地融入峡湾……


(College 峽灣1)


(College 峽灣2)

中午和哲选在泳池旁用餐,我只端来一碗炒饭,上浇虾仁海鲜酱,仍然十分味美。泳池边一群老外鱼贯排队,正在玩打高尔夫比赛,球是多孔的空心球,上缚十字皮筋,每人三球,以打到泳池旁一堆海豚铜雕为靶,铜像为四、五支跳跃海豚相叠,打到越高豚身分数越高,我仔细看了一会儿,听那群老外惊呼哀嚎,鼓掌叹叫,时间一久不必看,听声也可辨认结果。[耶~A~外带掌声]那肯定命中目标,[哇!Wa带着热烈掌声]那是超水准演出。[澳Oh…….尾音突降]那是擦肩而过。[啊!Aa……—阵惋惜。]那是一打出就己偏离目标。{唉……}与中国相同,球只打在跟前。什么都讲究礼仪的老外,连观球也被训练得每人都发声赞助, 一同Communication.中国人观球则太沉闷,除非跟着领导,球球喊好或大叹可惜。不出声老板肯定认为你不知心里盘算什么…….

晚上是Captain Gala Dinner,有阿拉斯加大蟹腿,现在有经验了,只要正装日一定有特别佳肴供应,但是Lido自助餐厅并没有相对提供,所以下午我就订好位,19:45在七楼主餐厅。午后2点,船驶入大海,天候不佳风浪增大,船竟然有些摇曳。我在房内抽空写下近日游记,迪则又跑去游泳,哲哲不知何处去。时至五点多,不见二人踪影,我就上楼去找,只见迪在泳池内和一外国小女孩玩着正欢。我又到游戏房,竟然也没看到哲。探头探脑间,由Teenager俱乐部出来一个外国小年青,问我是否找哥哥Simon,原来哲在里面交谊,还担任DJ呢!

行程过半,二个小孩都已混熟有自己的小圈圈了, 迪还炫耀似的说他都没怎么游泳,那都干什么去了呢?--大半时间和小女孩躺在太阳椅上聊天。真是后生可畏,不用我和老婆瞎操心了。

晚上要洗衣服,所以三人六点多就沐浴更衣,准时赴宴。船上不分客房餐厅,所雇请的大多是和印尼籍的服务员。回程时餐厅已更换成印尼籍,和菲律宾籍相比,印籍的显得服务更好、更活泼,可能非英语系国家能说好英文的素质本来就不错。相对之下来程的菲籍服务员就显得较世故做作,与我家那个菲佣大不相同。

我和迪前菜点了大虾Cocktail,哲点了三文鱼Cake。汤类哲迪点玉米鸡肉清汤我点南瓜浓汤。主菜三人一致点了服务员推荐的阿拉斯加蟹腿。我点了今日推荐的白葡萄酒,纽西兰出产,一杯9美刀。大虾有四大尾,沾红色酸甜酱挺开胃的。哲哲也分食了一尾,可能旁边服务员看到,收盘子时就说:我们如果喜欢他可再送来三盘!看我们不好意思再要,又故做神秘说因为主菜螃蟹腿真的很小很少, 我们真的头盘可多吃一点。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就说再来一盘share即可,结果又端来两盘,我们坚持一盘即可,再次偷偷说蟹腿真的很少,我回说:没关系,这几天吃太多了!

我们三人都做好思想准备,主菜若真太少则在甜点吃多一点,结果等服务员端上主菜时,大大的盘子装满了大蟹腿,让我们喜出望外,服务员还眨眼说:[真的很小!]从这几点看来,印籍的服务员真的很懂与客人互动,主动推荐、然后制作悬疑、调足胃口、最后给你个惊喜,是我见过最好的服务。

阿拉斯加大蟹腿真的很捧,因为新鲜,显得特别甜美滑嫩、扎实,不像以前吃过冷冻多时的腥涩感。这一餐令人身心愉快,菜好服务又好,最后又来个芝士蛋糕,口味界于轻奶酪和重奶酪之间,上面有棕黄微焦,是我们吃过最好吃的一次。

下午开始进入外海,船就开始摇晃,虽不厉害,但时常传来澎的一声,那是大浪击在船首发出的声响,床和墙壁也时时传来有节奏的吱吱声,晚上临上床前,突然想起如果表妹宝丽来,她会晕船吗?

21/July 7~17度C 多云

早上八点醒来,船还是摇晃很厉害,窗外绿浪波涛起伏,云层很厚但雨已停了。二个家伙赖床不起,我独自前去用餐。今天船不靠岸,在10:00am至7:00pm将旧地重游冰川峡湾国家公园。9:30后船驶入内海,忽然风平浪静,船又回复稳如,两岸也开始出现山岳岛屿,海轮又变江轮了。

10:00左右准时驶入冰川峡湾,船忽然嗚笛,我跑到七层船首甲板,只见前方充满薄雾,雾气贴着海面并非很高,只在七层甲板下,船仿佛在茫茫云海中摸索前行,远方山岳飘浮在云雾中有如海上仙山。船时而嗚笛,并有一穿橘色工作服人员佇立船首观望,嗚笛应是对周遭小船示警,以免他们撞上。

时过11点,我努力把哲迪从床上挖起来,迪说他昨晚吓死了, 一晚身子都是綳直的,船的摇晃和澎湃浪声与房间吱吱作响,梦中让他感觉船就要散了,还夸张地说吓出一身冷汗,床上都是湿的。我笑说:你这贼大胆的何时变得这么胆小。

11点50分,我们因几天前预定PINNACLE GRILL午餐,所以准时前往。这次午餐是为明日我的生日晚宴预做准备,前来探路,以免点到不喜欢的菜破坏用餐气氛。结果菜单拿来后傻了,怎么和门口摆的不一样,午餐单独一本,只有三道菜,而且没有龙虾。我和哲点了烤大虾冷盘,是二尾大虾以奶酪烘烤后置放在棍面包切片上,旁饰以奶油大蒜酱,味道很好。迪则点洋葱清汤,这清汤我较没见过、洋葱也未先入奶油炸至金黄,整个汤是清澈无色的,让他给我嘗一口还不肯。主菜我点炸蟹饼,迪点烤鸡胸配奶油通心粉,哲点菲利牛排八分熟配马铃薯焗带子,试过后说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牛排,内嫩外焦香。甜点都要了二球冰淇淋,这时窗外已浮现大量浮冰,所以我要求结帐签字,帐单拿来时显现30美刀,我质疑规定青少年应是50%而十二岁以下应免费,服务员说他马上请示一下, 一会儿回来和我说那是指晚餐,我只好先签单了,后来我查规定,并没指说晚餐才有这优惠,整个服务还应加强训练。

我上到七层船首甲板,只见前方斜左侧已浮现冰山,天空积满厚云。我拿地图问一旁维护安全的人员,想了解这叫什么冰川,他竟然不知,所以我就上十三层甲板,问身边一位老外,他指着Tarr Intel说我们航到这里,他猜这应是Grand Pacific冰川,但我看地图觉得方位地形不合,他建议我到十二层crow’s nest酒吧,听说那里有卖照片和纪念品的小摊,会有—位国家公园的专业指导员。到酒吧内只见摊上没人,问吧台内领班打扮人员,竟然也不知这叫什么冰川,而解说员可能去午餐还没回,只好作罢,心想这些服务员难道都是刚上任吗?否则怎么连船到哪里都不知道!


(Margerie Clacier)


(阴云下Margerie Clacier)

今日冰山看来又是一付不同景象面貌,阴云下没有阳光强烈照射反光,冰山反而明显露出其嶙峋峥嵘地冰岩褶缝,刻画出不同晶石般地各种造型,有如大型的冰雕刻艺术品,隐约中透着神秘粉蓝色,这简直像是雕刻艺术家朱铭的太极系列雕像集中展出。形像各异的冰雕让人目不暇给,顶部挤满各种姿势造形都不同的独立雕像,从不同角度观看呈现不同趣味感受,有一堆我原看似一位中世纪发型男士临别拥吻一家大小,隨船转换角度却变成一头冲天巨鹰。而下层悬崖壁面则有如太极造型的鱼贯排列,又像是神庙内朝圣的雕像堆磊而成。冰山每次都以不同风情面貌示我,我放松心情,让眼睛尽情享受这艺术的餮宴。突见冰川左侧底座又有一黑色暗流汩汩而出,有如大批泥牛奔窜而出、入海即失不兴波浪。想必是那潮汐水位的变化,让昨日那黑龙藏眠于水下,又让今日大批泥牛奔出入海。

后来我看到一位船上专门帮旅客拍留念照的人员,心想他应该知道冰川名称了吧?否则这生意如何做?果然得到导引,这里是Margerie Clacier, Grand Pacific冰川不知多少年前早己退至几哩岸上去了,现在入只剩下黑色岩层峭壁。


(Grand Pacific冰川不知多少年前早己退至几哩岸上去了)

方位摸清后,我决定这回要继续呆在甲板上,把沿岸景观和下个冰河名称搞清楚,来时因晴空无云阳光普照, 刺眼又晒得历害,我们都躲在舱房里,所以不知方位、不辨东西。

(未完-续)


相关新闻


v
×
服务热线:18928810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