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纪行2-城市篇1.洛杉矶

文 / 2013-09-26 17:43

98这天,从转机到洛杉矶。入关手续很简单,但也拖了不少时间,因为人多。出来机场大厅天就要晚了。知道这里离市区不近,赶紧问了几位机场工作人员,最后决定坐Flyaway前往市中心。这是洛杉矶机场最方便的公共交通工具,只要4美元就到了市中心的Union Station,一个各条地铁线交汇的中心站。后来发现几乎各个大城市的机场都有这样的体系,即使一个人出门、带很多行李也足够方便。

坐红线地铁,订的旅馆就在名曰“星光大道”的Hollywood Blvd,沿街的五角星上刻满了好莱坞明星的名字,Kodak广场更有手印、脚印等,找到了我喜欢的尼古拉斯凯奇、奥利弗斯通等人。后来几天在洛杉矶看惯了许多人,忽然明白为什么凯奇那样帅了:他有一些西班牙和样貌的结合,既绅士又狂野,男子气十足,而又不十分拘谨。

到了旅馆才发现我在国内从互联网上订的房间竟然订错了日期,订单下的是三天之后,这是我2008年众多的错误之一,幸亏还有空房间,否则,刚刚到达美国,人地两生,难道露宿街头不成?

安顿下来发了email报平安。上街转转,这条街净是以Hollywood为招徕的纪念品商店,无非T恤衫、奥斯卡小金人之类,小金人做成“最佳母亲”、“最佳姐姐”、“最佳丈夫”等等,乍一看挺有意思的,算是挺有创意的旅游纪念品。

回到旅馆睡下,可能是时差,不过两个小时就醒了,迷迷糊糊又睡去,天快亮时再次醒来,听见外面的声响:警察的摩托、黑人的招呼,口音与国内看惯的好莱坞影片里绝象,这种美国话真“痞”,又有点儿“谝气”,完全没有上学时听惯的“新概念”的英国腔的高雅劲儿,这就是美国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我儿子现在在学校学的就是这种美国腔儿。20年间,美式英语便取代了英式英语在中国传播,美国人的文化推销力真厉害。

洛杉矶的游客多半儿是冲着那些大明星来的,旅馆的大厅贴着攻略图,招徕着“明星豪宅一日游”,但我觉得Beverly山庄那些深宅大院,远远的在车上能看见什么呢?所以更愿意到这个城市的各处走走。街上一个小伙子指点我买了5美元“day pass”,全天坐公交车有效(每张票单买是1.25美元),挺好,在车上就可以现卖,挺方便的。

去看了“Hollywood Sign”,就是在一个山坡上的“Hollywood”的字样,虽然不过几十年历史,已经成了美国国家保护标志。我们虽然有足够的历史嘲笑美国人把这么个东东都保护起来,但是看看我们毁坏自己文化的疯狂,和对自己文化无知后弄的那些笑话,这种嘲笑也只能是关起门来自娱自乐罢了。

天气美极了。太平洋东岸的海风吹拂,高大的棕榈树,沿山起伏的街道,街边大片的鲜花,无云的蓝天,空气中一股说不出来的甜腻腻的味道,又像西点又有点儿像可乐,公交车里墨西哥人或黑人就占了一多半,这一切提醒我:我真的是到了美国,到了洛杉矶了。

780路换704路到了Santa Monica海滨。这里是洛杉矶的一个区。草地上残疾人在奢侈地晒着太阳,我则贪婪地看海浪涌起;海滩的沙子很烫,女孩儿的天真劲儿真让人羡慕。

又换了一次车到了另一个区Venice,这里有一条运河,难怪叫做威尼斯呢。运河上的小船、鸭子、老桥,很可爱,河两边静谧的房子,处处入得画的。沿运河有一条窄窄的小径,可以让你安静地走,跟爱侣一直走到时间的尽头。

Venice很近就是热闹的muscle beach,据说施瓦辛格在当明星时常来这里锻炼,故名。追慕偶像遗风的人真不少:冲浪、体操、篮球、网球,成排的冲淋处,真是年轻人的天堂,只需要精力就可以享受生活。

好容易离开这里(因为确实好玩),到了WestwoodUCLA就在这里。参观了哈默,他的个人收藏很有水准,梵高、米勒、毕加索、德加、莫奈、鲁本斯,等等,更有水准的他捐出来向公众免费开放。

哈默博物馆对面的街后就是Memorial Park,明星玛丽莲·梦露的墓就在那里,但是当地人知道的竟然不多,倒是另一个方向有一个Memorial Cemetery,是纪念阵亡将士的,被指点着去找了一回,徒乱人意,直到一个小时之后才找回来。刚刚参观完的两个女孩子向我指点:就在那边的墙上,不难找到,有“tons of flowers”呢!看来对于她的死后哀荣微微有点儿嫉妒?也难怪,这可怜的女子死后有这么多人心疼她,其中大多数应该是男人吧。

Getty博物馆在城市的另一个方向,到那里时快要闭馆了,这是洛杉矶收藏欧洲绘画最多的画廊,这一天的专题展正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之一Bernini的雕塑,颇为可惜。博物馆坐落在一座山上,需坐小上去,俯瞰全城,风景美极了。

返回Beverly Hills,米高梅的总部等建筑已经慢慢在夜色里了。Rodeo大街是仿欧洲的街道风格。美国人真是煞费苦心,他们也知道自己文化的缺失,有时真是既可爱、又可怜。

回到旅馆,厨房里一个姑娘正在煎肉,还是双份,微波炉里热的好像是pizza之类,她的身材已完全失形,可知真正的胖全是吃出来的。

在洛杉矶的第三天想去几处博物馆看看,便到了Miracle Mile,就是一处博物馆的集中区域。后来发现美国的好多大城市都有这样一个博物馆集中区。欧洲的城市就不会这样,它们的博物馆当然坐落在以前的宫殿呀、老宅呀、教会呀什么里面,当然也就是全城各处都有,不可能这样集中的。所以这类博物馆集中区就是美国城市的专利了。

不巧的是洛杉矶现代艺术博物馆(LAMOMA)周二-三闭馆,洛杉矶县立艺术博物馆(LACMA)周三闭馆,这一天正是周三,便只参观了Page博物馆,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自然史博物馆,内容十分精致别致,我准备在后面的博物馆篇专题推出。

于是去了市中心,路过了日本城、城、中国城,公交车一到韩国城的范围,不仅上来的是韩国人,相互说的是韩国话,连读的报纸都变成了韩文的,真有意思。

洛杉矶市政厅是18世纪的建筑风格,所用沙石来自加州各县,共28层,但一般只能上到第27层,但也足够作为洛杉矶的地标向周围四望。屋顶四周的语录我觉得很好,抄下来一飨同好:

The government is the strongest of which every man feels himself a part.

With written laws, the humblest in the state is sure of equal justice with the great.

No government demands so much from the citizens as democracy and gives so much back.

The city came into being to preserve life, it exist for the good life.

从市政厅下来去了“落日大道”(Sunset Blvd),那是号称明星常常遛弯的地方,但实际上恐怕连狗仔队都不再相信这种说法了。倒是各种风格的影剧院、酒吧等互竞短长,也有几间body shop

回到Hollywood Blvd,杂耍艺人或卖唱者很多,有兄妹二人弹唱,水平不知如何,但妹妹唱得挺投入、挺动人,就那一瞬间忽然觉得难怪这个城市是电影之都,的确充满了活力,虽然有着所有大城市都有的肮脏和喧嚣,但仍然给新来者以希望,令人不舍。

第四天,要离开洛杉矶了,从第7街换蓝线的第二站就是湖人队的主场Staples中心,外面好大的停车场,坐落在一片厂区之中。从这里向机场方向,延绵的厂区似乎漫漫没有穷尽,苍老的好像库房的一排排地在灰色的天空下十分凄惨,碎纸片被风吹起来增加了这里的荒凉;这里仿佛是洛杉矶的另一张脸,空阔、脏乱、躁动,似乎随时孕育着什么不安,漫长的街道一望到底,很少有垂直的小街、小巷与之相交,让人紧张。厂区旁边则是规则但是没有特色的和绿色、也缺少隐私的住宅区,到处是批发店或一元店。到处看不见人,偶然的也行色匆匆,整个就像我没有看过、但想象中就该是那样的、一直想看的贾樟柯的《铁西区》。


相关新闻


v
×
服务热线:18928810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