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的悠闲半日

文 / 2013-09-26 17:43

波士顿的冬天经常下雪,这也难怪,从地图上看,这个城市的纬度和差不多。可是感觉上,波士顿却没有沈阳的那股硬朗,这个城市面向大西洋,蔚蓝的海岸线带给它一抹清新,同时座拥两家常春藤联盟名校,又为它增添了股书卷味,更显得城市的斯文秀气。


波士顿有河穿城而过,河面上倒映的朝霞和夜晚的星光伴随这个城市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这里不似欧洲那样的慵懒,清晨的街上已有匆匆而过的步履,而当夜幕来临,城市便很快安静地入睡,颇有些咱们中国人的勤劳和隐忍。可是波士顿又和其他城市一样,有股积极向上的精神,陌生人之间很容易沟通,女性常被亲呢地唤作lovely,而干对了件稀松平常的事,就会被表扬为perfect,所以这里的人们看上去信心满满,朝气蓬勃。

波士顿不算是美国东海岸的热点城市,不过游客也不少。人们来到波士顿,可以看看Harvard或者MIT的校园,也可以去学校或者市立的几家转转,如果对美国历史有兴趣,不妨走一段Freedom trail,饕餮之客可以在河岸边的海鲜馆里大快朵颐,购物狂们则可以去波士顿的繁华商业地Downtown crossing或者Prudential,那里集中了很多百货公司,附近还有中国城和Quincy购物市场。

对于我这样一个过客,原本应该是马不停蹄地四处骝达,可是遇上了波士顿,节奏也没来由地慢下来,尤其是遇上了和煦明媚的波士顿冬日。也许是被那渗入骨髓的阴冷压抑得太久,在这个有着灿烂阳光的冬日周末,我只想无所事事地坐在公园里,让久违的阳光把我烘培出干燥的香味。

现在才早晨8点多,街道的尽头已是满目明媚霞光,树丛边的积雪被染上层淡淡的金色,天空是一片纯净的蓝,显得这个城市年轻而美好。

我住在城市的西区,也叫Cambridge,虽然不带徐诗人笔下浪漫的英伦风情,可也自有一股宁静安逸的大家闺秀气。这里出门搭红线地铁去Charles河东岸的Park street

波士顿虽然很大,却只有赤橙绿蓝四条地铁线,和换乘一点儿也不复杂,尤其当你曾经困惑过其他城市繁复纷绕的地铁示意图,或者迷失在地下庞大的换乘中转大厅,又或者感慨于一篇洋洋洒洒的购买地铁票的攻略时,波士顿的地下铁于是简单的让人有些吃惊。这里地铁一次票2美元,天票9元,周票15元,并可以任意换乘巴士和渡轮。一对一的换乘,可以不用再担心新来乍到买错了区票,或者耿耿于怀是否错过最经济合理的换乘路线,这里体现的是典型的美国文化,力求简单轻松。

坐红线才三四站路的样子,就来到了Park street站外的Boston Common。不知道中文名字应该唤它作什么,其实就是一个大的。我的一个美国同事说她很少在这个季节来Boston Common,只因为那里的春夏太绚烂了,所以人们很容易就遗忘了它的冬季。

不过在我看来,灿烂的阳光和湛蓝的天空是自然界的神奇法宝,任何一道风景有了它们就会美好起来,即便是只有山石和灌木的广袤之地。

公园里有很多高大的树木,尽管树叶已经凋落,可是树枝仍然舒展出一个个酷酷的造型,衬着蓝天白云,仍能让人感觉到生命的力量。手搭凉棚,向天空望去,鸽子在自由地盘旋,偶尔有飞机从远处掠过,在纯蓝的天幕上留下一道袅袅白线。上松鼠在撒欢,追逐着滚落的坚果。

人们有的坐在长凳上晒太阳,有的遛着心爱的小狗,有的跑步,有的打拳,有的在闲聊,公园一角的马房边,骑警正拍着马背,准备着今天的巡逻。

Park street搭一站地铁去Bolyston,一出站我就哑然失笑,原来这两站路才几十米的样子,完全是步行可及的距离,转出来还在Boston Common里面。

往前走不远,就被一阵明快的音乐声和孩子们的欢闹声吸引,原来前面有座露天溜冰场。因为临近美国的President day,所以这周开始是美国的公众假期,到处可以看见父母带着欢腾雀跃的孩子们出来嬉戏。溜冰场的工作人员正在为冰面做最后的除水和平整准备,孩子们已经趴在围栏处跃跃欲试。门一开,呵,只看见孩子们像离弦的箭,唰唰地滑进池子,身上鲜艳的小衣服和脚上锃亮的冰刀鞋让他们像一只只五彩的小鸟,流线形地飞掠过人们的眼前,在冰面上任意驰骋,让人心生艳羡。

大人们也渐渐滑进场中,技艺娴熟的人们追逐嬉戏,或者伴着音乐跳一段冰上芭蕾,也有新手亦步亦趋地抓着栏杆,不过所有从我眼前滑过的脸孔上都写着快乐和兴奋,不论是恋人,朋友,父母和孩子。人群中,我注意到有对人高马大的父母夹着个小香肠般的孩子,当他们从我眼前滑过,孩子红扑扑的脸,亮晶晶的眼睛,咧着的嘴笑呵呵的,着实可爱,只是我看到“小香肠”鼻子下面挂着的两条鼻涕早已冻成个小冰柱时,实在忍俊不禁。

在美国人看来,Boston common只是块有树和草的空地,而附近的Public garden才是真正的公园,设计上虽不似中国江南园林中的曲径通幽,小桥流水,可也有湖,有桥,有亭,只是这个季节把湖面结成块厚厚的冰,可怜了那湖中央的假山和亭榭,全没了跋山涉水的味道。大人带着孩子,还有他们的狗,在冰面上自由地行走。我坐在船坞上,看着前面玩耍的人们,和公园外Arlington街上的大楼,享受着身上暖融融的太阳,心中不禁开始念叨附近中国城中那家叫槟城的餐厅。。。


(附图:阳光,山石和灌木)


相关新闻


v
×
服务热线:18928810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