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回暖如何看待

文 / 2013-09-22 15:21

事情都是有轮回之说的,针对美国经济,似乎是六年半轮回,周期一始终。六年之前,次贷危机爆发,让美国经济陷入低谷,虽然现在频频传来美国经济的捷报,但是针对此情况,众说纷纭。

在2013年6月10日,标普就把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负面上调至稳定,评级维持“AA+”。继4月IMF正式宣布美国经济强势回归、全球经济进入“三速”时代之后,标普此番调升评级展望又一次确认了的再崛起。

在结合了历史数据和最新变化进行分析后,我们知道美国经济的再崛起具有坚实的物质基础,同时美国经济的复苏质量也明显高于欧洲和日本,甚至优于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美国经济处于风险出清状态,房市复苏伴随着去泡沫化的完成,住宅空置率、止赎率明显下降,房贷可获得性和风险可控性明显上升;消费复苏伴随着去杠杆化的完成,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表明显修复。其二,美国经济增长具有较强的内生动力,剔除库存、政府支出和贸易三大短期波动因素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美国内生投资和消费的增长势头既强又稳。其三,美国经济增长具有稳固的微观基础,一方面,就业市场持续改善,美国家庭经济实力、财富水平和收入预期持续回升;另一方面,美国企业又重新走到了第三次产业革命的最前端,给美国全要素生产力的维持和提升创造了有利条件。

自从2007年危机爆发后,美国经济就失去了“金融领头羊地位”,但2012年以来的美国经济再崛起表明,市场低估了美国经济的韧性和底蕴,美国实际上利用危机实现了经济结构和增长动能的吐故纳新。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经济体,需重新调整对全球经济和国际货币体系趋势变化的认知,至少在短期内,美国经济和美元的核心地位并不会骤然崩塌。

那么美国经济能够在短短六年内实现再崛起的原因有哪些呢?一是美国货币政策表现出超出其他经济体的连续性和稳健性,宽松货币基调的稳定维持避免了复苏进程的过度起伏和骤然反复;二是美国宏观政策始终着力于结构风险的根本化解和微观福利的长期改善,而不仅是美国经济增长的短期反弹;三是美国救助政策兼顾系统性风险管控和竞争环境维持,使得生存下来的美国企业能够迅速在新一轮全球市场争夺中占据有利位置。这些经验值得全球各经济体政策当局借鉴学习。

对于中国而言,在正视美国经济再崛起的同时,要防范国际资本大进大出,防范人民币汇率在连续升值后可能的大幅震荡,此外,要借助中美两国首脑加州会晤的东风,进一步加强经贸往来和双向投资的中美合作,着力于消除壁垒、缓和冲突、增进沟通、促成共赢,把握美国经济再崛起过程中的市场机遇,实现中美两国经济的协同发展。


相关新闻


v
×
服务热线:18666021428